• 01
    • 02
    • 03
    • 04
    • 05
    • 传承经亨颐先生教育思想
    • 杭州市“十三五”中小学名校长高研班与陈立群合影
    • 全国师范生教学技能大赛一等奖获奖数全国第一
    • 马云乡村人才计划2019暑期集中研修
    • ​我院学子阮洲奕获浙江省大学生职规赛一等奖

    览经书简

    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工在线 > 特色工作 > 览经书简

    文科191 屠一柯:深渊与光

    来源 : 杭州师范大学 经亨颐学院(中文网)     作者 : 屠一柯     时间 : 2020-04-07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罗曼·罗兰

    活着是比死去更艰难的事。

    作为一本被评为现实文学中的反乌托邦作品,《活着》以自述的口吻回溯了主人公福贵的一生。余华用他冷峻克制的笔触,把福贵经历的苦难血淋淋地撕扯开,把它们展示给所有的读者。如他所崇尚的“作家的使命”一般,怀揣着对一切事物理解之后的超然,对善和恶一视同仁,用同情的目光看待这个世界。

    作者用排除作者主观情绪的写作方法,在书中将旁观者视角与第一人称穿插,其冷静的风格使读者与福贵完成“共情”,仿佛福贵确实是站在我们的面前与我讲述他的故事,而我甚至能看得到他脸上的皱纹里积满的泥土与阳光。

    主人公福贵出生在家境优渥的环境下,纨绔子弟的作风荒诞无度。因为沉迷赌博输光了所有家产,是他悲剧人生的开端。父母离世,妻子病逝,子孙亦无一逃脱死亡的结局。“死亡”是贯穿《活着》的支线,与福贵的命运一起,盘根错节,令人无从摆脱。福贵亲手埋葬了一个个至亲,在中国最动荡的年代里,似乎把所有的苦难都经受了一遍,最终成为了他的生命里,唯一“活着”的人。

    福贵的“活”,并不是苟活。正如余华在自序中写到的,“‘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呐喊,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福贵的不幸背后代表着的是一群人的不幸。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无数像福贵这样的底层人民经历着尘土飞扬中的苦难,他们咬牙忍着,秉持着“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的念头,去忍受“生命赋予的责任”,忍受“现实给予的苦难、无聊和平庸”。福贵的故事写出了人们对于生命种种强有力的承受,这种隐忍悄无声息却又气势磅礴,忍受成就了活着,他们是平凡世界里的英雄。

    余华的《活着》着重笔描写苦难,描写那个时代洪流裹挟着人们不断向前时强加的苦难,却又在字里行间渗透着苦难所带给承受者的不仅仅是痛苦与挣扎,更是成长。福贵从一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纨绔子弟,懂得了要努力劳作养活家人,宁愿饿死也要把女儿留下,在辛苦一天后也愿意弓下身子为妻子洗脚…他的这种成长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他学会了担当和体谅,苦难使他成为了一个真正有血有肉的人。作者用无比真实的笔触描述着惨淡得有些恐怖的故事,却又在里面点缀了星星点点的温情。《活着》的眼泪是有温度和宽度的,当一个人与他的命运结下友情,他们一起走在尘土飞扬的路上,死去时也终将一起化为雨水和泥土。

    活着本身就是一种成就。

    在这个浮躁喧嚣的尘世里,有太多除生命以外的东西存在于我们身边。和平年代中的我们相较于福贵,活着是一件更为容易的事,但我们似乎依旧很难去找到自己活着的意义。福贵在年老时谈起自己的一生,是平静淡然的。他的脸上甚至挂着积满了泥土和阳光的笑,没有怨怼,也不带绝望。苦难的深渊将福贵拖入其中,他却始终忠于自己而活,无关乎物质,也不是任何旁的什么——活着的意志,是福贵身上唯一不能被剥夺走的东西。

    《活着》带给我的不单是对于不曾经历过的人生所生发的唏嘘感叹,更是激发了我对于自己所正在走过的生命旅程的思考。

    我们生存着,但不是所有人都活着。

    人活着是为了活着本身,而不是为了除这之外的任何事物。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余杭塘路2318号恕园7幢
    邮编:311121
    联系电话:0571-28868251
    公安备案号:33011002011919
    浙ICP备11056902号-1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余杭塘路2318号恕园7幢
    邮编:311121
    联系电话:0571-28861068
    版权所有 © 杭州师范大学经亨颐教师教育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