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 02
    • 03
    • 04
    • 05
    • 传承经亨颐先生教育思想
    • 杭州市“十三五”中小学名校长高研班与陈立群合影
    • 全国师范生教学技能大赛一等奖获奖数全国第一
    • 马云乡村人才计划2019暑期集中研修
    • ​我院学子阮洲奕获浙江省大学生职规赛一等奖

    廉政建设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党群文化 > 廉政建设

    【“优秀家风家教故事”展示】严丰颖:春雨润物细无声

    来源 : 杭州师范大学 经亨颐学院(中文网)     作者 : 严丰颖     时间 : 2019-11-22

    小时候,父亲带我去的最多的地方是书店。

    小时候,我最喜欢和父亲去的地方就是书店。

    周末是我们心照不宣的“约定日”,吃过早饭,父亲说“走!去书店”,就开着那辆爷爷辈的小电驴载着我来到书店。

    说来也奇怪,父亲从未对我说过“来书店要认真看书”“有哪些书很有意思,你可以看一看”之类的话,第一次来到书店,把三年级的我领到儿童文学区,让我自己找些书看就脚步一转走向军事纪实区去了。那时的我放眼望去,环绕周身的高高的书架摆满了图书,书架下或站或蹲或坐的挤挤挨挨的人们捧着书,脸上的神情无一不告诉我,他们身处于一个神奇的国度。于是第一次,我拿起货架边推荐的新上市书籍《狼王梦》,一看就是三个小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从红日高挂到日渐西斜,在书店的一天总是过得很快。回家的路上,我兴高采烈地说着今天看了什么书,父亲总是默默地听着,末了笑着说一句“那下个礼拜还来吧。”

    家里的空书架也逐渐有了书,不仅有父亲和我去书店买的专属我的儿童读物,还有了一部分年纪比我还大上几岁的旧书,那是属于曾经年轻的父亲的,甚至于还有一两本玄幻类和青春类小说。但是父亲从未说过,你还小这些书不能看之类的话,书架被放置在我的房间,父亲也只是闲暇之余偶尔取一本翻看。我总觉得,父亲是想让我阅读这些书籍才把它们从书柜里取出又摆放在这里的。

    我看了《上将许世友》《毛泽东的晚年生活》《临海凭风》(杨澜)《写给妞妞的札记》以及那些玄幻青春小说,有些初看时看不懂,随着年岁的增长,再去看时突然就懂了。那些文字至今仍时不时地浮现在脑海里,在我往后的初高中阶段,带给我许多作文的宝贵的灵感和素材。“书卷多情似故人”,这是父亲教给我的。

    我一直很感谢父亲为我打开阅读的大门,我阅读到了远超学校推荐书目的更多有趣有价值的书籍,因此,我的阅读量和理解力一直远超于同龄人,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带来了许许多多的益处;但我更佩服父亲的开明,他从不给我划范围,限制我只能在年龄对应阶段的范围内,我一边继续享受着种类繁多、多姿多彩的儿童文学,一边开始接触人物传记、古典名著,培养了对各类书籍的浓厚兴趣。

    后来,青春叛逆期来的理所当然,我恋上了玄幻、言情小说,常常用图书卡借到家中来看。刚开始还“做贼心虚”地把书藏在床头柜中,但日子久了总是免不了被发现。父亲并没有大发雷霆,只是默默地把书拿走了。我战战兢兢地等着迟迟未落下的斥责。第二天,父亲却把书还给我“我托XX阿姨在网上查了一下(我的父母不太会使用电脑),这个作者(桐华)是北京大学毕业的,很厉害,你既然喜欢她的书,那你也要努力,向她学习。”并和我约法三章,不干涉我的借书选择,但是不能带到学校,不能熬夜偷偷看,必须在作业完成之后看。其实,平日里作业确实繁多,除了周末之外并无这许多看书的空闲,但是小孩子总是有种“你不让我看,我偏偏要看”的逆反心理,但父亲的话语却让我感受到了处于平等位置的尊重。

    我一直恪守着约定,借来的书也不再偷偷藏起,而是放在最显眼的地方。母亲在闲来无事时也会翻看,偶尔一两本特别合心意时还会和我讨论情节。为此,我在挑选书籍时也总是多加筛选,避开那些纯粹低级娱乐的书籍,选择一些质量上乘的书籍,慢慢地也开始接触美国、日本的各类畅销小说,其中一些在现在也是绝对的销售王者。其实大部分小说作为与文学名著经典相对的概念相当宽泛,彼此之间也有高低优劣之分,高品质的小说能够传递许多冷僻的知识还有健康向上的人生观念。我有许多知识恰恰是从小说中得来的。但倘若,父亲当时大发雷霆、严厉禁止或是熟视无睹、放任自由,结局又会换一番模样。时至今日,我一直怀疑母亲当时加入阅读小说、与我探讨的行列,或许是与父亲商议后的结果,毕竟我不再借书后,母亲似乎并不觉得遗憾无聊。现在想来,比起阅读书籍,母亲一直更钟爱影视作品。

    “引导而非领导,尊重但不放任”这十二个字尽可囊括我家的家风。

    《劝孝歌》中说“一寸三婴孩,十又八载功”,父母于子女,绝不只是十月怀胎、使其临世,粥饭羹食、供以成人而已。为人父母者,则为之计深远,因此,才有了《诫子书》《颜氏家训》《朱子家训》《傅雷家书》的盛名远扬。正家风则正心骨,我的父亲母亲都长于农家,他们虽无法像先贤那般写出什么良言美句来鞭策我,但他们对我的教育却融于一言一行中,恰如入夜春雨,润物细无声,潜移默化的教育着我向上向善,无声更甚有声。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余杭塘路2318号恕园7幢
    邮编:311121
    联系电话:0571-28868251

    管理员入口 →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余杭塘路2318号恕园7幢
    邮编:311121
    联系电话:0571-28861068
    版权所有 © 杭州师范大学经亨颐教师教育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