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
  • 马云乡村人才计划2019暑期集中研...
  • 杭州师范大学经亨颐学院2018级新...

流金岁月

毕业一年间之2017届毕业生陈旻意给小经亨颐的一封信

来源:杭州师范大学 经亨颐学院(中文网)   作者:学工办    时间:2018-06-22

【今天分享的是来自于2017届汉语言文学(师范)优秀毕业生陈旻意的来信,她目前就读于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华文化与语言硕士项目。在读研期间,她更拥有了非常多的国际体验,参加学术会议、参与演讲俱乐部、进入出版社实习、组织国际峰会……快来看看她的精彩生活和感悟吧!】

经亨颐的学弟学妹们:

展信佳。不知不觉,我已离开杭师一年了。

现在,我就读于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华文化与语言硕士项目。研究生课程非常紧凑,日以继夜高强度的学术训练使我现在回想起杭师的曾经,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图片1

(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央图书馆)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学术氛围是开放而严谨的。开放,在于对于学术问题我们可以大胆发表自己的观点,国大有许多高端学术会议,北大、哈佛、斯坦福等海外汉学大家轮番坐镇,每次会上总是针锋相对、剑拔弩张,但会下教授们又能谈笑言欢。开放的学术也体现在我们选择课题的自由度。

因为我的专业是一门跨学科课程,课程涉及人类学、历史学、文学、语言学等。所以我在传统中文系的文学评论训练之外还修读宗教类课程,实地对一些罕见的民间宗教做田野调查;在文学主题学课程上我选择另辟蹊径,研究的课题是中国古代的同性恋书写,在参考大量史料的基础上完成了袁枚同性恋书写与清代男风的论文。但必须说明的是,这种学风上的自由是建立在严谨的学术训练之上的,唐宋诗词课的教授为叶嘉莹先生的弟子,要求我们严格按平水韵与格律对仗创作诗词,并对我们的诗词作品逐字修改。唐史和中国古代思想史的教授要求我们论史必有史料为据。研究生们经常在图书馆查阅资料一不留神就待到深夜,回家路上抬头可见点点繁星。

图片2 

国大的平台很大,这里的Toastmasters演讲俱乐部曾走出世界演讲冠军,在加入这个俱乐部之后,我一次又一次被他们的演讲所震撼、所感动,自己也在每周一次的英文演讲训练中不断超越成长,逐渐融入英文环境的语言表达。此外,我幸运地获得了荷兰Brill出版社亚太总部的实习机会。我惊讶于这个成立于335年前,也就是中国清朝初年的荷兰出版社,对于汉学研究竟有精深的出版沉淀。Brill在国内的合作方有商务印书馆和北大出版社等,而我负责的是关于东南亚研究和海外汉学研究的市场调研,也负责搜集新马港台地区学者的科研成果。这使得我有机会面对面与新加坡各大高校以及政府智库的学者交流学术动态,掌握最新的学术发展方向。也意外了收获了关于缅甸、越南、印尼等地佛教、政治、经济发展的知识,培养了我快速入门不同学科领域的能力。

图片3

 

但最有趣的要数举办新加坡的中国峰会。作为峰会的执行主任,我和我的团队希望通过峰会将中国的投资机遇、工作机会以及独特的文化与科技的高速发展全方位介绍给国际友人。峰会完全是学生操办,组委会是由工程系、计算机系、商学院、法学院、文学院同学构成,大家各自贡献自己的专长。

 

齐心协力之下,我们邀请到了Google和阿里巴巴的新马总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和南洋理工大学教授、以及新加坡樟宜机场的CEO等嘉宾莅临峰会演讲。这不仅是我自身接触商业领域的难得机会,也是中国留学生努力搭建中外交流桥梁的尝试。

 

图片4

 

 

 

一年之内我完成了研究生的学习、出版社实习、参加英语演讲俱乐部,还举办了一场吸引近400名观众的大型国际峰会,可谓充实地毫无喘息之机,但我还是乐此不疲。必须要说,这些成就都离不开经亨颐教会我的“博雅”、“精进”。经亨颐的四年教会了我如何找准目标,规划方向;经亨颐独有的中英双语课程设计为拓展我的国际视野埋下了重要伏笔,而最磨砺人的师范生训练让我有自信站在台上侃侃而谈,同时一路上还有无数老师和学姐们在为我指路。

 

愿我们都不虚度时光,把握我们最珍贵的当下。因为当你回首,你才发现这四年的经历已成为你人生最沉稳的底色,奠定我们人生的航向。你身边的同袍会成为你未来职业发展之路上最坚固的战友,而有一天当你们为人师长,也会是后来人行前的指路明灯。

最后附拙作律诗一首,以表海外游子对故土的思念:

春到河畔

——戊戌年大年初一夜游滨海湾“春到河畔”花灯展有感

春灯泄彩连宵白,海港人潮泛似川。

鸡去犬来辞旧岁,莺歌燕舞动春弦。

沿街车驾喧还逐,夹岸烟花散复燃。

坐对繁华偏寂寞,不如携手共婵娟。

图片5

                                                                                                                                      5月5日夜

                                                        写于南洋

 

 

流金岁月

毕业一年间之2017届毕业生陈旻意给小经亨颐的一封信

学工办 · 2018-06-22

【今天分享的是来自于2017届汉语言文学(师范)优秀毕业生陈旻意的来信,她目前就读于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华文化与语言硕士项目。在读研期间,她更拥有了非常多的国际体验,参加学术会议、参与演讲俱乐部、进入出版社实习、组织国际峰会……快来看看她的精彩生活和感悟吧!】

经亨颐的学弟学妹们:

展信佳。不知不觉,我已离开杭师一年了。

现在,我就读于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华文化与语言硕士项目。研究生课程非常紧凑,日以继夜高强度的学术训练使我现在回想起杭师的曾经,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图片1

(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央图书馆)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学术氛围是开放而严谨的。开放,在于对于学术问题我们可以大胆发表自己的观点,国大有许多高端学术会议,北大、哈佛、斯坦福等海外汉学大家轮番坐镇,每次会上总是针锋相对、剑拔弩张,但会下教授们又能谈笑言欢。开放的学术也体现在我们选择课题的自由度。

因为我的专业是一门跨学科课程,课程涉及人类学、历史学、文学、语言学等。所以我在传统中文系的文学评论训练之外还修读宗教类课程,实地对一些罕见的民间宗教做田野调查;在文学主题学课程上我选择另辟蹊径,研究的课题是中国古代的同性恋书写,在参考大量史料的基础上完成了袁枚同性恋书写与清代男风的论文。但必须说明的是,这种学风上的自由是建立在严谨的学术训练之上的,唐宋诗词课的教授为叶嘉莹先生的弟子,要求我们严格按平水韵与格律对仗创作诗词,并对我们的诗词作品逐字修改。唐史和中国古代思想史的教授要求我们论史必有史料为据。研究生们经常在图书馆查阅资料一不留神就待到深夜,回家路上抬头可见点点繁星。

图片2 

国大的平台很大,这里的Toastmasters演讲俱乐部曾走出世界演讲冠军,在加入这个俱乐部之后,我一次又一次被他们的演讲所震撼、所感动,自己也在每周一次的英文演讲训练中不断超越成长,逐渐融入英文环境的语言表达。此外,我幸运地获得了荷兰Brill出版社亚太总部的实习机会。我惊讶于这个成立于335年前,也就是中国清朝初年的荷兰出版社,对于汉学研究竟有精深的出版沉淀。Brill在国内的合作方有商务印书馆和北大出版社等,而我负责的是关于东南亚研究和海外汉学研究的市场调研,也负责搜集新马港台地区学者的科研成果。这使得我有机会面对面与新加坡各大高校以及政府智库的学者交流学术动态,掌握最新的学术发展方向。也意外了收获了关于缅甸、越南、印尼等地佛教、政治、经济发展的知识,培养了我快速入门不同学科领域的能力。

图片3

 

但最有趣的要数举办新加坡的中国峰会。作为峰会的执行主任,我和我的团队希望通过峰会将中国的投资机遇、工作机会以及独特的文化与科技的高速发展全方位介绍给国际友人。峰会完全是学生操办,组委会是由工程系、计算机系、商学院、法学院、文学院同学构成,大家各自贡献自己的专长。

 

齐心协力之下,我们邀请到了Google和阿里巴巴的新马总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和南洋理工大学教授、以及新加坡樟宜机场的CEO等嘉宾莅临峰会演讲。这不仅是我自身接触商业领域的难得机会,也是中国留学生努力搭建中外交流桥梁的尝试。

 

图片4

 

 

 

一年之内我完成了研究生的学习、出版社实习、参加英语演讲俱乐部,还举办了一场吸引近400名观众的大型国际峰会,可谓充实地毫无喘息之机,但我还是乐此不疲。必须要说,这些成就都离不开经亨颐教会我的“博雅”、“精进”。经亨颐的四年教会了我如何找准目标,规划方向;经亨颐独有的中英双语课程设计为拓展我的国际视野埋下了重要伏笔,而最磨砺人的师范生训练让我有自信站在台上侃侃而谈,同时一路上还有无数老师和学姐们在为我指路。

 

愿我们都不虚度时光,把握我们最珍贵的当下。因为当你回首,你才发现这四年的经历已成为你人生最沉稳的底色,奠定我们人生的航向。你身边的同袍会成为你未来职业发展之路上最坚固的战友,而有一天当你们为人师长,也会是后来人行前的指路明灯。

最后附拙作律诗一首,以表海外游子对故土的思念:

春到河畔

——戊戌年大年初一夜游滨海湾“春到河畔”花灯展有感

春灯泄彩连宵白,海港人潮泛似川。

鸡去犬来辞旧岁,莺歌燕舞动春弦。

沿街车驾喧还逐,夹岸烟花散复燃。

坐对繁华偏寂寞,不如携手共婵娟。

图片5

                                                                                                                                      5月5日夜

                                                        写于南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