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
  • 马云乡村人才计划2019暑期集中研...
  • 杭州师范大学经亨颐学院2018级新...

流金岁月

校友来信·2010级留学宾夕法尼亚大学黄一旸致学弟学妹们的公开信

来源:   作者:admin    时间:2017-03-30

亲爱的经院学弟、学妹们:

展信佳!

我是经亨颐学院文科101班英语专业毕业生黄一旸。目前,我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教育学硕士。在提笔写下这些文字前,我一直反复不断地问自己,应该说些什么,表达些什么。而后回想大学四年,发现深刻烙在记忆中的,是那个屏着一股气,在路上匆忙奔走的自己。于是,我决定说一说,我的大学四年、我如何找到并坚持自己的目标,以及目前我所处的留学环境。希望能够给正在阅读这封信的你或多或少带来一些思考。

首先我必须坦诚,在一开始,英语或者师范都不是我最先的兴趣所在。我热爱演讲、主持与翻译,喜欢读书和钻研文字,而英语只是从小擅长的科目,成为一名教师更是从未想过的事情。但因为高考志愿分配以及种种原因,进入了英语(师范)这个专业。于是大一的时候,虽然笃定心思要读研,却也颇颓唐了些日子,以至于后来好朋友回忆起我来,都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不断地织毛线,并且每日在教室与广播台间游走。不过很快,我发现这样的慢节奏生活和茫无目的的状态并不适合我,原因是我发现许多我视为role model的学长学姐们都生活得很用力,并且至少从社交网络上来看前途一片光明。我心中警铃大作,开始明白如果想要拥有那样的生活和状态,见识并交往到更优秀的人,需要的是踏出努力的一步,把自己变成更优秀的人。那时心里油然而生一股“修我甲兵,与子偕行”的气势。拥有着射手座说干就干的冲劲,我开始厘清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或者在没有见识过那么多想要的事情之前,先厘清自己不想要什么,这也是很重要的一步)。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说的是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有些人天生安逸,所以他们希望一步一个脚印拥着细小的幸福,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我却笃信人生只有一次,有些事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正如五月天的歌词中写道:如果人类的脸,长得全都相同,那么你和人们不同,就看你怎么活。虽然出国留学是当时我最大的目标,我却也不愿意舍弃那些平日里的快乐和兴趣。我曾经主演、制作过校园广播剧,在网络上的点击收听率累计二十余万次;我还曾参与组织大型校园活动,观众累计逾五千次。这些经历都告诉我,我不仅仅青春热血,我也是一个在奋斗的道路上从未丢失自己心内理想的青年。我很谢谢自己曾经把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有价值且无限宝贵,没有把青春浪费在无聊的人事物上。 

    确定自己想要出国读研并且希望进入全美排名前五十的学校后,我开始自己拿主意怎样安排学习和准备工作。大三寒假时我确定了自己的托福成绩,然后在2013年差不多零零碎碎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准备GRE。我自认是一个心思很活络并且不喜欢当学霸的人。但这样跳跃的思维让我有了一些侥幸心理,而使得我在怠慢了GRE两次之后,终于在考场楼下打电话给妈妈失声痛哭表示自己智商有限已经留学无望了。幸好当时有父母及朋友无限的支持和鼓励,我才能够再拥有跌倒再爬起,掸一掸灰继续跌跌撞撞向前进的勇气。在实习那段期间,我终于放下所有杂念,开始一心一意地准备起GRE及个人陈述、推荐信、择校等重大事情。现在想来,当时每天学习到凌晨两三点然后六点半准时起床去实习学校是家常便饭的事,现在却暗叹自己当时的辛苦以及伟大。那么我想,那些让你能够时时回想并为之骄傲的时光才是青春最大的意义吧。同时,我要再提一点。当初择校的时候,我只将目标定位在全美前五十,因为内心的不自信告诉我能够进入前三十可能都是奇迹。但最后收到宾大offer的时候我依稀记得电话里自己颤抖的声音。事实证明,有时候我们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的多。

虽然说宾大的中国人比例很大,但是仍然时时感觉到这里卧虎藏龙般的气息。身边会有年长自己十几甚至二十几岁的同学,也有来自国内外各所高校的同龄人。他们始终在用自己的优秀和生活经历告诉我,我们打开了宇宙的一角,看到的却是更广阔的天地。有同学放下国内高薪的工作来继续追求学业;有人为给尚在读初中的孩子寻求更好的教育环境,放下家庭和高校的工作只身赴美求学;也有人在这里怀孕、生子,给孩子一个美国公民身份作为出生礼物。在这小小的校园里,也能够看到世界大熔炉的样子。而拥有大相径庭的背景的我们,却坐在同样的一个小教室里,头脑风暴着同样的内容,也会为一个project而争吵得面红耳赤。每周阅读学术文章逾千页,天天熬夜看书写paper,每周在外教学或助教数次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每个人都在拼命追赶着, 或者在追赶身边那些优秀的人们,或者在追赶那个理想中的自己。每次深夜从灯火辉煌的主图书馆出来,看见仍旧坐在里面或在看书、做笔记、或在拼命敲打键盘的面孔,我都会告诉自己,多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然后看见从前只在书上看见的名字的人,现在就站在讲台上为自己讲着课,感觉这些努力都是值得的。这里特别提到我目前正在上她的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的Professor Diane Larsen-Freeman。以前看着她那本举世闻名的The Grammar Book从没想到这位伟大的作者能够成为我的老师。

从前只看见很单一的人:这人是典型学霸,那么他就不懂得欣赏生活;这人是社交新星,那么他的学术可能就一塌糊涂。但在这里,给我最强烈感受的,是我会发现,每一个人都是学霸,甚至学神,但是却各有各的热爱生活的方式:烹饪、听交响乐、旅行、做志愿者……或许在海外留学的生活,教给我的除了独立、奋斗和不满足之外,还有每天在不同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中感受着各种优秀的撞击。走出去,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是让生命更充实的方式。去年九月,著名导演姜文到宾大作演讲。在其中他说道,现场的女孩子选择了到这里念书,而没有选择国内大多数女孩子的生活方式,一定有你的理由,并不能因为人少而不做。也许走出去是一条乏人问津的道路,也许坚持你的理想是少有人至的生活,但希望你在与自己彻夜长谈后,能够找到自己心向所在,因为只有这样,每当漫漫长夜独自相处时,才能问心无愧并对任何生活都甘之如饴。

祝好!

                                                                  黄一旸 于2015年3月13日


流金岁月

校友来信·2010级留学宾夕法尼亚大学黄一旸致学弟学妹们的公开信

· 2017-03-30

亲爱的经院学弟、学妹们:

展信佳!

我是经亨颐学院文科101班英语专业毕业生黄一旸。目前,我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教育学硕士。在提笔写下这些文字前,我一直反复不断地问自己,应该说些什么,表达些什么。而后回想大学四年,发现深刻烙在记忆中的,是那个屏着一股气,在路上匆忙奔走的自己。于是,我决定说一说,我的大学四年、我如何找到并坚持自己的目标,以及目前我所处的留学环境。希望能够给正在阅读这封信的你或多或少带来一些思考。

首先我必须坦诚,在一开始,英语或者师范都不是我最先的兴趣所在。我热爱演讲、主持与翻译,喜欢读书和钻研文字,而英语只是从小擅长的科目,成为一名教师更是从未想过的事情。但因为高考志愿分配以及种种原因,进入了英语(师范)这个专业。于是大一的时候,虽然笃定心思要读研,却也颇颓唐了些日子,以至于后来好朋友回忆起我来,都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不断地织毛线,并且每日在教室与广播台间游走。不过很快,我发现这样的慢节奏生活和茫无目的的状态并不适合我,原因是我发现许多我视为role model的学长学姐们都生活得很用力,并且至少从社交网络上来看前途一片光明。我心中警铃大作,开始明白如果想要拥有那样的生活和状态,见识并交往到更优秀的人,需要的是踏出努力的一步,把自己变成更优秀的人。那时心里油然而生一股“修我甲兵,与子偕行”的气势。拥有着射手座说干就干的冲劲,我开始厘清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或者在没有见识过那么多想要的事情之前,先厘清自己不想要什么,这也是很重要的一步)。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说的是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有些人天生安逸,所以他们希望一步一个脚印拥着细小的幸福,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我却笃信人生只有一次,有些事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正如五月天的歌词中写道:如果人类的脸,长得全都相同,那么你和人们不同,就看你怎么活。虽然出国留学是当时我最大的目标,我却也不愿意舍弃那些平日里的快乐和兴趣。我曾经主演、制作过校园广播剧,在网络上的点击收听率累计二十余万次;我还曾参与组织大型校园活动,观众累计逾五千次。这些经历都告诉我,我不仅仅青春热血,我也是一个在奋斗的道路上从未丢失自己心内理想的青年。我很谢谢自己曾经把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有价值且无限宝贵,没有把青春浪费在无聊的人事物上。 

    确定自己想要出国读研并且希望进入全美排名前五十的学校后,我开始自己拿主意怎样安排学习和准备工作。大三寒假时我确定了自己的托福成绩,然后在2013年差不多零零碎碎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准备GRE。我自认是一个心思很活络并且不喜欢当学霸的人。但这样跳跃的思维让我有了一些侥幸心理,而使得我在怠慢了GRE两次之后,终于在考场楼下打电话给妈妈失声痛哭表示自己智商有限已经留学无望了。幸好当时有父母及朋友无限的支持和鼓励,我才能够再拥有跌倒再爬起,掸一掸灰继续跌跌撞撞向前进的勇气。在实习那段期间,我终于放下所有杂念,开始一心一意地准备起GRE及个人陈述、推荐信、择校等重大事情。现在想来,当时每天学习到凌晨两三点然后六点半准时起床去实习学校是家常便饭的事,现在却暗叹自己当时的辛苦以及伟大。那么我想,那些让你能够时时回想并为之骄傲的时光才是青春最大的意义吧。同时,我要再提一点。当初择校的时候,我只将目标定位在全美前五十,因为内心的不自信告诉我能够进入前三十可能都是奇迹。但最后收到宾大offer的时候我依稀记得电话里自己颤抖的声音。事实证明,有时候我们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的多。

虽然说宾大的中国人比例很大,但是仍然时时感觉到这里卧虎藏龙般的气息。身边会有年长自己十几甚至二十几岁的同学,也有来自国内外各所高校的同龄人。他们始终在用自己的优秀和生活经历告诉我,我们打开了宇宙的一角,看到的却是更广阔的天地。有同学放下国内高薪的工作来继续追求学业;有人为给尚在读初中的孩子寻求更好的教育环境,放下家庭和高校的工作只身赴美求学;也有人在这里怀孕、生子,给孩子一个美国公民身份作为出生礼物。在这小小的校园里,也能够看到世界大熔炉的样子。而拥有大相径庭的背景的我们,却坐在同样的一个小教室里,头脑风暴着同样的内容,也会为一个project而争吵得面红耳赤。每周阅读学术文章逾千页,天天熬夜看书写paper,每周在外教学或助教数次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每个人都在拼命追赶着, 或者在追赶身边那些优秀的人们,或者在追赶那个理想中的自己。每次深夜从灯火辉煌的主图书馆出来,看见仍旧坐在里面或在看书、做笔记、或在拼命敲打键盘的面孔,我都会告诉自己,多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然后看见从前只在书上看见的名字的人,现在就站在讲台上为自己讲着课,感觉这些努力都是值得的。这里特别提到我目前正在上她的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的Professor Diane Larsen-Freeman。以前看着她那本举世闻名的The Grammar Book从没想到这位伟大的作者能够成为我的老师。

从前只看见很单一的人:这人是典型学霸,那么他就不懂得欣赏生活;这人是社交新星,那么他的学术可能就一塌糊涂。但在这里,给我最强烈感受的,是我会发现,每一个人都是学霸,甚至学神,但是却各有各的热爱生活的方式:烹饪、听交响乐、旅行、做志愿者……或许在海外留学的生活,教给我的除了独立、奋斗和不满足之外,还有每天在不同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中感受着各种优秀的撞击。走出去,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是让生命更充实的方式。去年九月,著名导演姜文到宾大作演讲。在其中他说道,现场的女孩子选择了到这里念书,而没有选择国内大多数女孩子的生活方式,一定有你的理由,并不能因为人少而不做。也许走出去是一条乏人问津的道路,也许坚持你的理想是少有人至的生活,但希望你在与自己彻夜长谈后,能够找到自己心向所在,因为只有这样,每当漫漫长夜独自相处时,才能问心无愧并对任何生活都甘之如饴。

祝好!

                                                                  黄一旸 于2015年3月13日